One Night in 北京

One Night in 北京2018-06-13 22:04:08

 天安门下,观降国旗,听南海争端。
一个人,北京城,天安门到什刹海。
暗淡的路灯下穿过一个又一个胡同。
古树、四合院、老北京小吃,京城的胡同内节奏并不快。
行进间总有装备齐全的健身人士从身边带着汗水跑过,看看时间我也不得不加快速度,小跑着奔向什刹海。
初到京城,独自走在异域街头,第一次吃北京小吃,听着北京方言,一切都很陌生。
可不知为何,走在这太子街上却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就仿佛自己来过一样。
一直戏称自己为满族小王子的我就突然就想到那句台词:“合着这是民国了,这要是搁大清朝,咱怎么着也得是个贝子贝勒,在这四九城那也是个玩主儿。”
一路跌跌撞撞,十点前终于赶到什刹海。
刚到什刹海就有酒吧服务员来拉客,越往里走拉客的现象就越严重,这让我很不舒服。
四围都是闪烁的霓虹灯,整条街都在歌舞升平。
一直都担心时间太晚,但帝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喝醉的、调情的、驻唱歌手、钢钢管舞女郎、拉客的服务员、路边的小商贩、往来卖呆凑热闹的的行人,当然也包括我,都一同融入今晚帝都的夜生活。
咋一看,歌舞升平的感观享乐对很多人都有吸引力,至少我也成了酒吧门前停下来的看客之一。
仔细的观察了两个人,一个钢管舞女郎、一个喝醉的醉汉,一个卖醉、卖快乐、一个买醉、买快乐。
可透过他们的眼睛,我觉得都没有快乐,女郎冰冷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与心酸,醉汉迷离的双眼充满了孤独与寂寞。
无论是为生活所迫卖醉的脱衣舞女郎,还是为了追求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醉汉,都没有快乐。
钱不能带来快乐,为了追求快乐的享乐也不能。
正如大卫在诗篇16篇说的::送礼物给别神的),他们的愁苦必加增。”
原来,京城与帝都很不一样。
十一点开始等夜间车,说好的二十分发车,直等到四十车才过来,十二点十分到宾馆,手机分百之四的电。
睡觉。
One night in Bejing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渔夫写于16/07/03